Jubilee 禧年報─首頁

〔各期主題〕 〔大好信息〕 〔福音真理〕 〔福音小品〕 〔聖經小百科〕 〔信的故事〕 〔索引〕

6

【寄給我的朋友】

第一卷.第一期 上一期 下一期

回該期索引 上一個單元 下一個單元


 一個被火紋身的傳道人

─徐熊建的故事

 四十年前的新竹市,依舊憩息在農業時代的寧靜中,是個不願意覺醒的小山城。我的父親是為鄰人尊重的市民代表,家中礦油行的生意,就像父親殷實的外表,並不起眼卻很實在。那時加油站尚不普遍,一般人多在礦油行加油。
 四歲那年的夏天,有一次油罐車照例來油行送油,在加油的時候,一股強烈油氣直往店的另一頭飄;另一頭是廚房,爐子上正熬著湯。說時遲那時快,爐火引燃油氣,向回竄燒,一瞬間,整間屋子一片火海。
 據父親事後說,我當時摔倒在火堆堙A站不起來!慌亂中,家人紛紛逃出,父親發現我不在場,急忙再衝進屋內,用一條棉被將我蓋住衝出屋外。母親在街頭接住我,不顧一切攔住一輛路過的摩托車,央求送我們到醫院。

 神差人來救了我

 當時在母親的懷堙A只依稀記得看著自己焦黑的身體,不解的問媽媽:『我身上怎麼那麼髒,怎麼那麼髒阿?』
 全身燒傷面積達百分之六十,在醫藥技術不甚發達的當時,住進省立醫院的急診病房,病房隔壁就是太平間,好像是準備在這間救不起來的,就推到隔壁去。
 住院不久,遇見兩位基督徒到病房來傳福音。那時由於我體內的熱氣無法消散,全身紅腫,罩在一個大的不袗罩之下,整張臉腫得像豬頭那麼大。兩位姊妹看了,當場就跪在床邊,為我禱告,當時年幼,傷重,似懂非懂。後來,其中的一位再來看我,捎來了祖傳的燒傷退紅草藥,並且熬好了給我喝,沒想到紅腫竟然漸退,我的性命也因此蒙保守了。
 一個被火紋身的孩子,雖然站了起來,與常人一樣生活行動,面對旁人異樣的眼光,那種莫名的創傷,在年幼的心靈上烙下的是遠超旁人所能見的。雖然家境還不錯,父母也都疼愛,卻沒有人能夠了解那種落寞、自卑…。

 我在幫派中混跡

 六歲時,全家搬到永和,有一位鄰居阿姨很喜歡我,常帶我去參加主日學,聚完會還送一些小禮物,所以小學時候的生活印象中,上主日學聽故事是一串清新的回憶。但是一上中學,學校要補習,加上周遭同學的影響,漸漸的就不去聚會了。
 當時我們家附近有幢老宅,幫派人士經常出入,哥哥的一個同學就住在堶情A算是地方上的角頭老大,自組了一個血虎幫。自然而然的,少不更事的我,也混在其間。於是,一夥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少年,朝夕相處,有圍場的、有吸毒的、有聚賭的、有爭地盤的、有打架殺人的…,黑、白、紅、黃,甚麼勾當都幹。
 當年會踏入幫派,好奇和好玩的成分居多。記得當時流行一個電視影集─妙賊,電視上,總見妙賊男主角風度翩翩,美女環繞,神乎其技的使用著第三隻手。這種經過包裝美化的犯罪,將宵小塑造成為英雄,何止扭曲了我的價值觀,簡直就是我們崇拜的對象。
 血虎幫堻\多狠角色,有的成為社會新聞的主角,也有名列十大槍擊要犯。我當時雖在其中,但似乎總有一股無名的力量,禁止我作出血腥暴力的事,使得我最多在書店和同夥比賽『借』參考書,路上『借』腳踏車,吆喝著打打群架等。太恐怖火爆的行為,我從不涉入,也作不出。

 一次愛筵有了生命的大改變

 國中時雖然讀的是升學班,但都是在這種打架鬧事的日子中混過,所以也理所當然在北部高中聯招中落了榜,結果進了高中職業學校。一天,有些基督徒來探訪班上的一位同學,請他去參加聚會,聽說還有飯吃,但那位基督徒不想去,就指著我說,『你請他去,他的品行很差,他比我更需要主耶穌。』
 我手中拿著邀請卡,心想著:『可以免費吃一頓,為甚麼不去?』就大方應邀而去。
 去聚會的時候,我身穿鑲三排金釦的花襯衫,第一顆釦子是扣在肚臍眼那兒,下穿褲腳寬達二十二吋的喇叭褲,霹靂啪啦,霹靂啪啦的走進了永和會所。
 『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,為我們死,神就在此將祂自己的愛向我們顯明了。』(羅五8。)已往混幫派的日子,走在路上總是很惹眼,不是追人,就是被人追;不是小心翼翼的,深怕被人砍殺,沒有一點平安;就是盛氣凌人,追打一頓,不讓人好過。但那天,沿路上只見弟兄姊妹們都微笑的和我打招呼,靠近會所門口時,一位素昧平生的弟兄甚至拉著我的手,帶我進入會場,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被人歡迎和真正的尊重、平安。
 晚餐時,有人幫我打菜、有人盛湯、有人拿水果…,我被一種暖暖的愛意圍繞著,像是回家的感覺。不像從前,只要一聽見警笛響,就想拔腿快跑,整日坐立難安,活得心驚肉跳。那天坐在會場堙A那顆忐忑的心,第一次安適了下來;那種情景和心境是不曾有過的,是永難忘懷的。

 出黑暗入光明的徹底拯救

 接下來的日子完全不同了,從前是幫派的兄弟在樓下大叫:『徐熊建!傢伙帶著,去打架囉!』現在則是教會的弟兄們拉著我:『徐熊建!聖經詩歌帶著,聚會囉!』『徐熊建!晨更囉!』 
 剛開始過教會生活時,仍然帶著很重的江湖味,例如:穿著、說話,常不合宜,但弟兄姊妹似乎都很包容我,並不刻意糾正,奇妙的是主的靈自然帶領著我。記得,開始操練呼求主名時,喊一聲『哦!主耶穌!』低頭一看,趕緊扣上一顆釦子,再喊一聲『哦!主耶穌!』,覺得不妥,又扣上一顆釦子,就這樣一次又一次,襯衫的釦子,越扣越高。

 在雲彩圍繞中向前奔跑

 記得有一位在立法院上班的年長師母,氣質很尊貴,先生是退役的將官。她很關心我們這群青少年,常請我們到她家吃飯,飯後就聚在一起彈彈吉他,唱唱詩歌。我們這些孩子們視這位師母如同親生的母親,她身上所流露出神人的美德,留給我們的印象是深刻的。但這位姊妹後來得了癌症,雖然三次進出榮總,卻帶領了好些醫生、護士們信主。
 當我們最後一次去醫院看她時,她對著我們展示一件衣服,臉上笑得很甜美的說,「這是我的新娘禮服,我將要去見我的主。」她病弱的手輕撫著那件衣服,那是她的壽衣。年少的我,淚水奪眶而出!我驚見她對主的情愛,她對死亡的無懼,和她對將來的盼望,此情此景深深烙印在我心堙A我頓然間領悟,她所信的主,也就是我所信的主。
 『耶穌聽見,就對他們說,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,有病的人才用得著;我來本不是召義人,乃是召罪人。』(可二17。)感謝主!祂親自來擔當了我的罪,並且拯救我,也讓這些弟兄姊妹們如同雲彩一般的圍繞著我,讓我看見許多信心的見證人,信心的榜樣。
 回首往事,當年手中一張愛筵聚會的邀請卡,改寫了我的一生。從前幫派媢晹餼W哈哈的唱著『綠島小夜曲』時,我竟然能在召會中快樂的唱詩讚美神!作夢都沒想過,我以火紋身的外表,竟然也娶了一個可愛、甜美、賢淑、愛主的妻子!她還替我生了兩個用功讀書,聰明乖巧的兒子,現在都上高中了。當年劫後餘生,後來在幫派媦r混,兩次的經歷都像無情的火一樣,幾乎奪去了我的生命﹔但是一雙拯救的手,將我截回,改變了我的一生,使我竟能成為一個傳道人。
 

第一卷.第一期 上一期 下一期

回首頁 回該期索引 上一個單元 下一個單元 回頁首

【寄給我的朋友】



關於禧年報  聯絡我們  相關連結
Copyright ©臺灣福音書房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