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bilee 禧年報─首頁

〔各期主題〕 〔大好信息〕 〔福音真理〕 〔福音小品〕 〔聖經小百科〕 〔信的故事〕 〔索引〕

6

【寄給我的朋友】

第二卷.第五期 上一期 下一期

回該期索引 上一個單元 下一個單元

賭場浪子新生命

 賭場浪子新生命

 當妻子抵達溫哥華,多次打電話找不到我,就知道我又跑去賭,傷心欲絕。之後,我們就開始每天在國際電話塈n架,一吵就是一、兩個小時;她在電話那頭哭,我在電話這頭哭,任鈔票在時間中一張張消逝…

 自小我就兼具天使與魔鬼的特質,這樣的雙重性格,不僅讓親人招架不住,也讓我自己覺得不可思議。在學校,我是一位好學生,在校內或校外常常比賽得獎;可是下了課,我搖身一變,就成為一個耍流氓、混太保的小惡棍。

 我常在放學後,向學弟或其他學校的新生們勒索、欺詐或打架。後來被教官和老師發現,他們多次訓誡我,我卻不知悔改;於是他們想要命令我退學,但顧慮到我不斷為學校奪得各樣獎牌,爭取不少榮譽,所以最後只給我記了幾個大過…。

 被迫接受軍校『改造』

 轉眼高中即將畢業,父親為我『無亮』的前途煩惱不已,最後決定將我送到軍校進行『改造』,看能不能藉著嚴格的紀律來改變我。然而,學校教官深知我素行不良,雖學業成績不壞,但品行不好,所以在第一關報名時,就把我刷下來,不准我報考軍校。後經父親請人關說,纔勉強讓我應試。

 回想由小到大,我除了愛打架、鬧事之外,骨子堭`有惡作劇的念頭,例如我曾炸傷鄰居的小孩,看見他因疼痛而哭鬧,覺得非常好玩。我也常用一些卑劣的手段虐待小動物,一點一滴的折磨牠們。這些殘暴不仁的行為,讓父母對我簡直失望透頂。縱使父親每天打罵,仍無法將我調教成為一個好孩子。

 家中的其他兄妹,個個都是學校的模範生;哥哥總是奪下考試的榜首,妹妹是學校的風雲人物,弟弟是個沉默乖巧的孩子,常為學校爭光。惟獨我,是突變的特例,老師曾以兄妹們的表現來激諷我,但我毫不以為意。

 進入軍校對我來說,是一連串磨難的開始;學長學弟制讓我喫盡苦頭,也受盡折磨。然而,軍校生活卻未能將我改造。軍校畢業後,開始下部隊,無聊時就跟著學長們玩紙牌,所有紙牌能玩的花樣,沒有一樣不會。隨著單位的調換,我又跟著同事學打麻將。調到林口後,我開始打電動玩具,甚至後來調到全臺最高首府的營區,仍不能自制的打電動玩具。

 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

 當時,我已結婚生子,和妻子在臺北縣樹林訂了一幢房子。妻子為了繳每月的工程款和交屋款,身兼數職,又教鋼琴,又寫小說和廣播劇,又搞詞曲創作…,可是她並不知道,當她騎著機車帶著小孩趕場教琴時,我正在電玩店堛控o昏天黑地,鈔票一把一把的輸。為了有充裕的錢打電玩,我在薪餉單上動手腳,將薪水數字變造少了一至兩萬塊;單純的妻子並沒有察覺出來。若錢還是不彀,我就以各種名義向朋友借貸,並請朋友不要告訴我的妻子,讓他們誤以為我是個體貼、疼愛妻子的好丈夫。

 果真,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。有一天,當我借貸金額高達二百多萬時,事情終於爆發開來。

 原以為妻子會跟我大吵大鬧並要求離婚,沒想到她卻表現得異常平靜。我不斷向她發誓再也不賭了,每天也注意她的反應與行為,怕她會想不開,走上絕路;但沒想到她只是增加工作時間,一天只睡三至四小時,除了教琴之外,全耗在寫作上,每週逼自己交出十萬字的小說稿。她寫得手指又痛又腫,卻仍以紗布包裹手指繼續寫稿,賺得稿酬,好替我還債。

 拼了好一陣子,終於將債務還清,可是不知怎麼著,賭魔總是不放過我。在營區,每天半夜一點至兩點間,我會莫名其妙的從熟睡中醒來,開始手癢,然後出營叫部計程車,直奔萬華打電玩。

 賭魔糾纏險些家破人散

 後來,妻子有機會到溫哥華遊學,但因擔心我的生活,躊躇不前。我一再向她說,『你儘管放心的去,我一定要讓你在遊學的這一個多月堙A看見我徹頭徹尾的改變。我不再是過去的我,我要用後半生來彌補對你的虧欠,絕不作任何讓你傷心難過的事。』妻子聽了很感動,決定相信我,放心辦了出國手續。可是言猶在耳,當我送她上了飛機後,馬上又跑去賭。只是這次沒有以前幸運,纔進去賭不到十分鐘,檢察官帶著好幾個警員破門而入,將賭客逮個正著。此時我纔真正驚覺事態嚴重,若我一直沉迷下去,不但毀了我的一生,並且會斷送妻小的幸福。

 當妻子抵達溫哥華,多次打電話找不到我,就知道我又跑去賭,傷心欲絕。之後,我們就開始每天在國際電話塈n架,一吵就是一、兩個小時;她在電話那頭哭,我在電話這頭哭,任鈔票在時間中一張張消逝。她堅持要離婚,我卻不肯。走投無路下,我想到移居美國二十多年,一位篤信耶穌的阿姨,她是妻子最信賴、最佩服的親人。與她聯絡後,她聽說我和妻子鬧離婚,就推掉繁忙的業務,飛到溫哥華看望妻子。

 阿姨了解我們的狀況後,不斷向妻子傳福音,她說,『現在,只有主耶穌可以救你們的婚姻。』當時我的妻子還認為,看得見的雙親都救不了這樁婚姻,何況是看不見的主?然而,經過阿姨一再對她說,『試試看,主一定能救你的婚姻。』之後,妻子懷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,答應跟阿姨到溫哥華當地聚會,參加查經班,好好讀聖經…。

 因此,當妻子再度打電話回來時,我發覺她的情緒已經平靜下來,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,只是要我跟她一起信主。

 人生竟可重新來過

 她回臺灣的第二天,我們就去買聖經。回家後,因著妻子已經會禱告,就帶著我一同禱告,求主帶領我們找到教會。結果,纔第三天,就有人來叩我們家的門,向我們傳福音,並在週末帶我們去會所聚會,地點原來就在我們家巷子口。於是,我們就在聚會兩個月後受浸,成為正式的基督徒。

 受浸之後,我每天與妻小一同讀經和禱告。主的話語就是生命水,將我的罪污清洗乾淨,我的手就漸漸不再癢,對麻將與電玩也失去了興趣。在我的家庭生活中,主也顯出祂的大能與憐憫,不但醫治了妻子不得好眠的情形,也讓我們夫妻恢復和諧的關係。經歷這些改變後,使得原本只想信主敷衍妻子的我,不得不對主俯伏敬拜。

 我曾經是個父親眼中最頭痛的孩子,是老師眼中無惡不作的學生,也是長官眼中的頑逆分子,更是妻子眼中無藥可救的丈夫;家規管不了我,校規也制不了我,嚴格的軍紀雖能管住我外面的行為,卻無法根除我堶悸滷捙a,妻子的眼淚雖能讓我良心發現,卻無法阻止我行惡的慾望。我真是苦惱阿!就如聖經上所說的:『我所願意的善,我反不作;我所不願意的惡,我倒去作。若我去作所不願意的,就不是我行出來的,乃是住在我堶悸爾o行出來的。』(羅七19~20。)

 感謝主,祂來拯救我,並不是本於我作了甚麼義行,乃是照著祂的憐憫,藉著重生的洗滌和聖靈的更新,使我在生命的新樣式中生活行動,不再被定罪,也不再作罪的奴僕;因為生命之靈的律,在基督耶穌堣w經釋放了我,使我脫離罪與死的律!感謝主,讓那無可救藥的浪子與祂一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,如今我所活的,乃是在基督堨新的生命!(見證人:郭文鴻)
 

第二卷.第五期 上一期 下一期

回首頁 回該期索引 上一個單元 下一個單元 回頁首

【寄給我的朋友】



關於禧年報  聯絡我們  相關連結
Copyright ©臺灣福音書房 All Rights Reserved.